鲁网 > 泰安频道 > 健康 > 正文

我国精神科医生短缺 北京三级医院将设精神科

2013-09-13 08:36:00 来源: 北京参考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北京市卫生局近日表示,为了提供并加强心理卫生服务,北京市卫生局要求北京市三级综合医院都要开设精神科。”  杨甫德认为,我国精神科医生和床位存在着明显的缺口,专业人员配备同发达国家标准相比相差甚远。

北京市卫生局近日表示,为了提供并加强心理卫生服务,北京市卫生局要求北京市三级综合医院都要开设精神科。“一方面医院精神科人手不够,一方面是大量患者需要得到更及时有效的治疗。” 三级甲等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杨甫德如是表示。

综合医院精神科实力较薄弱

  由于精神障碍患者管理难度大,风险大,成本高,而诊疗收费偏低,因此有些大型医院不愿意开设精神卫生科。有的医院即使设立了精神卫生科,服务能力也十分有限。为此,北京市卫生局要求,北京市三级综合医院都应加强精神卫生科建设。

  杨甫德表示,综合医院精神科的设置非常重要,来综合医院的精神障碍患者有两种情况:一是严重躯体疾病伴发精神障碍,还有一种是自身有精神障碍,同时出现身体其他病症。“综合性医院无疑具有全面治疗的能力,小范围设置床位是有必要的。”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市包括朝阳、安贞等医院设有精神科,一些专科医院如北京安定医院、北京回龙观医院等也在通过对口支持、定期出诊等方式来帮助部分医院加强精神科人员配备和提高诊疗水平,但大部分综合医院的精神科资源和实力还比较薄弱,诊治精神障碍的能力不能够让市民完全放心。

  同时,随着生活压力的加大,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也在不断增多。为了提高人们心理健康水平和应对能力,鼓励受到心理折磨和精神困扰的人能够尽早寻求专业帮助,北京市也在通过设置热线等方式加大对此类群体的帮助。

  北京市卫生局在北京回龙观医院设有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并开设24小时的“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免费提供热线心理危机干预服务。热线自2002年开通以来,已经接听热线来电超过19万人次。

精神科医生存严重缺口

  和精神科医生2万名的数字相比,我国精神障碍患者的数量显得异常庞大。

  统计数字表明,我国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人数已达1亿,其中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超过1600万。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精神障碍问题已占中国健康问题的20%,而全球的平均水平为10%。此外,世卫组织还预测未来20年中国的这一比例将增长至25%。

  与此相对的是,全国注册精神科医师只有2万人,护士3万人。医患比例出现严重失衡的现实,导致相当一部分重症精神障碍患者没有得到及时治疗。

  “同大医院相比较,社区更缺精神科医生。”北京市精神卫生保健所副所长郭红利告诉记者,按照相关要求,社区医院应该配备足够的精神卫生诊疗人员,但目前北京社区医院精神科专职医生不足百名,“更多时候是依靠全科医生、预防保健医师来兼职负责精神障碍的诊疗。”

  杨甫德认为,我国精神科医生和床位存在着明显的缺口,专业人员配备同发达国家标准相比相差甚远。“近年来,精神科医院中一些高端设备没有跟进,医院规模没有发展到位,这些都阻碍了精神科的发展和患者的就诊。”

心理咨询师不能从事心理诊断

  5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正式实施,“心理咨询师”将被套上“紧箍咒”——禁止心理咨询师治疗精神障碍。

  精神卫生法特别区分了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其中,心理治疗定义为在医疗机构中实施的专门心理治疗,而心理咨询则是指在医疗机构以外的各种机构、社区中,对普通人(而非患者)开展的心理健康促进活动。法律规定,心理咨询人员不得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

  在业界,心理咨询师这一称谓,有的指疏导压力的“心灵鸡汤”提供者,也有的指专业的精神科医生。心理咨询师和精神科医生往往被混为一谈。

  郭红利表示,要求精神障碍的诊疗必须在专业机构进行是有道理的。同专业精神科医生相比,心理咨询师一般没有经过专业院校的培训,也没有处方权,在操作技术和就诊条件上一般无法和专业医疗机构相比,患者就诊有风险。

  据了解,我国心理咨询师证书考试对学科背景没有严格限定。一些心理咨询师的培训、考试甚至没有医学内容,更没有接受过精神医学实践培训。专家认为,严格来说,心理咨询师不能从事催眠等心理治疗工作。

对话院长:抑郁、失眠需警惕精神障碍

  《参考消息·北京参考》:数字显示,我国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人数众多。为什么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却没有感觉到这个群体如此庞大?

  杨甫德:精确一点来说,我国应该有1.7亿精神障碍的人群,其中重症是1600万。为什么我们好像感觉身边没有那么多的患者?那是因为我们的精神障碍是一个广义的概念,比如说像抑郁、焦虑、强迫,甚至于失眠、酒依赖,这些都是1.7亿人群中的一部分人,虽然有些人不认为他们是精神障碍的患者,但症状可能已经达到了患病程度,但是他们一直没有看病或者就诊,因此,上述症状严重者应及时就医。

  《参考消息·北京参考》:北京地区精神科医生和床位缺口情况如何?

  杨甫德:北京、上海具备的精神卫生资源在全国是排在前列,相对比较好,但是依然不足。现在北京市精神科有9000张床位,同庞大就诊群体比较,缺口依然明显。

  专业医生数量同样严重不足,拿精神专科医院回龙观医院来说,医生接诊压力颇大,挂号难时有发生,人手明显不足。但地方区县精神科医生更为短缺,有的区县只有四五个专业医生,远远满足不了患者需求。

  《参考消息·北京参考》:长远来看,人手短缺问题如何解决?

  杨甫德:首先是加强培训,由于各种原因,一些学校不再设置精神科专业,院校精神科专业设置需完善,从源头保障供给医生的数量;其次,政策上应该给与扶持,医院编制需要增加,让医生可以顺利落户医院;另外,医院医疗环境应该予以保障,比如硬件设施的跟进,让医生的工作条件得到改善;为医生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提供晋升机会,包括个人薪资待遇的提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