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泰安频道 > 文化 > 正文

怀念父亲

2018-06-17 11:46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父亲,是一个神圣的称呼,他的爱是隐形的、深邃的、伟大的、纯洁而不求回报的。

  鲁网泰安6月17日讯  父亲,是一个神圣的称呼,他的爱是隐形的、深邃的、伟大的、纯洁而不求回报的。虽不像母亲那样细腻周到,但以他的独特沉静诠释着父爱,让我终身难忘!

  我们家的兄弟姐妹,唯有我和小弟长的更像父亲,瘦瘦的,皮肤紧紧的。性格极其相似,善良、耿直、深沉,且有个性……也许是随他的缘故吧,小时候,父亲最疼我,宠我,依我。童年的我正赶上物资匮乏年代,粮食每月都是父亲去粮所购买,按人头供应,我们家七口人,父亲一个人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往家里带回,有粗粮,细粮。多半还是粗粮多些,我们供应的粮食都是好几年的沉粮,当时国家也很困难,所以我们都不愿意吃粗粮,父母就把每个月的工资拿出来,去小卖部,买一些点心水果之类的,哄我们开心,更想让我们吃饱,吃好。穿好,穿暖。而父母大都凑合吃点粗粮,把细粮留给我们吃。

  记得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周边乡镇,时兴赶庙会,父亲骑着我们镇上少有的“国防牌‘’自行车,带着我去赶会,下馆子,买零食吃,当时我非常非常开心,感觉就像过年,心里美滋滋的。吃完饭,就买些煎包、油条、点心带回家。所以我们兄弟姐妹五个都没有影响发育,个头都不矮,长的又端庄又健康。

  夏天到来时,吃完晚饭在院子里乘凉 ,一家人其乐融融,谈笑风生,相亲相爱,借着月光我就显摆显摆给父亲挠痒痒,一边挠痒痒,一边问他,是这里吗?还痒吗?挠着挠着,有些累了,就想偷懒,东张西望的,望着望着,也就随便看了一眼他的腿,发现腿上有多处的疤痕,我处于好奇,就问了一下是怎么回事,他说,是在朝鲜战场上留下的,有枪伤,也有冻伤。我说,你们害怕吗?朝鲜很冷吗?他说,不害怕,如果害怕就会死,天气很冷很冷。我说如果冷,你们会干什么,他说我就给战士们吹口琴,唱唱歌……

  之前我曾多次发现,父亲两个肩膀不一样,右边低,左边高,看上去不匹配,有点难看,我就问父亲,原来是扛机枪落下的。我们都知道,人在青春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由于吃不饱 ,会影响身体发育,父亲去朝鲜的年龄正是长身体的年龄,重重的机枪把他的肩膀压的一高一矮,斜着的肩膀就这样伴随他一生。

  父亲性格很内向,慈祥随和,平时不太言辞。十三岁那年我得了阑尾炎,父母不想让我做手术,一则怕伤元气,二则怕有风险,就想保守治疗,吃中药调理,就找了一位老中医,直到吃了几十副,仍不见好转,时不时的发烧伴着疼痛。父母看在眼里,疼在心上,经过商量还是去医院住院治疗吧,住院以后,查体验血等例行检查,第二天结果出来一切正常,手术马上开始,我就被护士推进手术室,麻醉师开始打麻药,没想到我对麻药不敏感,麻醉师一直在问我,你叫什么名?多大了?家住哪里?就一直问一直问……后来我感觉在我后背打了一针,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等醒来以后,已经在病房了,当我睁开眼首先看到了,母亲,姥姥,还有老家的亲戚,就是没有见到父亲,我就问,我爸呢?姥姥说,你爸从你推进手术室就一直守在门口,守了好几个小时。因我对麻醉不敏感,再加上保守治疗时间长,打开以后发现阑尾快穿孔了,手术起来有些难度,所以超过了逾期时间……父亲看到我推出手术室那一刻,就瘫倒在地,所以不能去病房看我了,我听后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此时此刻,已感觉到父亲的爱,是那样的虔诚,伟大,那样的让人感动。父爱如山,不需很深的人生哲理,静静守望就是父爱的高度。虽然父亲的爱是无声的,却胜过千言万语。

  父亲最大的闪光点就是孝敬、善良、真诚,就拿我姥姥说起吧,姥姥一直在我们家照顾我们全家人的衣食起居,吃喝拉撒,跟我们长期一起居住,在二十余年里父亲从来没和姥姥磕磕绊绊,吵吵闹闹过,把姥姥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对待,嘘寒问暖,以诚相待。从父亲的一言一行中,感染我们一生的信念。父亲是一本书,写满了岁月,我们用一生去感悟,忠诚是你的灵魂,正直是你的个性,踏实是你的本色,稳重是你的作风,宽容忍让是你传给我们的美德。你把权利和信任毫无保留的交给了姥姥,为我们做出了榜样。从你对姥姥的一举一动,一点一滴充分理解百善孝为先的真正含义,你的孝心和无私在当地成为一段佳话,你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孝敬的儿子,优秀的丈夫,高大威武的父亲。

  父亲一生对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尊重领导,团结同事,老实本分。我们都很崇敬他,觉得他是天底下最好最伟大的父亲,总以为自己永远会留在父亲身边,但长大的鸟儿总会远飞的。我离开家乡工作在外,一年难得见父亲几次,由于当时年轻无知,并没有感到遗憾,再后来结婚生子,每天忙忙碌碌,一边工作,一边照顾自己的小家庭,有时会默默思念父亲。现在我已到中年,怀念父亲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借父亲节到来之际,以此文此诗表达对父亲的深挚之情和无限的怀念!(通讯员 徐华)


初审编辑:李文斌
分享到: